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June 29th, 2011

要講「古老嘅語言」,當然要講吓粵語。

「粵語歷史悠久,有數千年歷史,表達能力豐富,讀古詩抑揚頓挫,有豐富文化底蘊,係漢語嘅活化石……」
上面呢啲粵語嘅賣點,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近代嘅廣東人多數都有一種「大中華認同」,講粵語嘅人經常以「漢族文化繼承人」、「正統漢人」自居,認定粵語係中華文化嘅長子嫡孫,為住呢份畸型自豪感,繼而開始咗一連串保衞中華文化血脈嘅行動,要將粵語呢隻「古老語言」發揚光大。保護語言,我係絕對唔會反對嘅。作為香港人,我當然希望粵語唔會消失。但係與此同時,我發現可能大家太過愛粵語,而視野亦都過度狹窄,所以大家討論粵語嘅時候,基本上只係會同相距十萬九千里嘅北方官話/普通話做比較,從而得出一大推錯誤嘅理據作為自己理論嘅基礎。喺度我試吓客觀噉比較語言嘅「年齡」。

首先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覺得世界上邊隻語言最靚?法文?意大利文?我唔知道,我唔係藝術家,亦都唔係愛國主義者。我嘅基因淨係教識我分到人(編按: 女)靚唔靚,唔會分到語言靚唔靚。不過呢個係一個主觀嘅問題。你可以有你自己嘅原因去認定一隻語言靚或者核突--法文可以好性感,因為佢旋律優美,初而平坦繼而高亢;亦都可以話佢好核突,隻隻字都好似吐痰吐唔出噉。不過呢啲都唔重要,因為一個有好多主觀情感嘅人(我唔係)嘅主觀感覺,並無對錯。正如唐明帝鍾意大肥婆楊貴妃,我唔可以話佢錯,頂多可以話佢眼光獨特。

不過一講到邊隻語言老,邊隻語言後生,呢個就變咗一個客觀嘅問題。語言唔似樹,唔可以用樹紋去鑑別年齡。噉究竟點解大家成日話「某某語言有幾多幾多年歷史」?我試吓present幾種方法,睇吓大家buy邊樣。

方法一:搵返隻語言嘅生日日期
最理想嘅方法當然係搵返一隻語言幾時出世,幾時開始有人講呢隻語言。人究竟幾時開始識得講人話呢?我諗應該起碼都有20,000年。不過文字只不過得幾千年歷史,我哋無辦法用文獻去證明人類幾時識講嘢。

反而考古證據或者會幫到手,因為人類嘅頭部骸骨可以話俾我哋聽當時嘅人種有冇辦法發出可以辨義嘅聲音。噉邊一個地方最先有一啲似樣嘅頭骨,嗰個地方自然就係最古老嘅語言啦?噉又未必,因為 1)語言同種族唔係「一一對應」,有可能嗰啲古人頭腦發達,手腳簡單,最後俾講其他語言嘅民族消滅咗。
另外,你仲要假設唔同語言來源唔同,噉樣先至可以話一隻語言老過另一隻。假設語言只係得一個源頭,噉其實向上搵,世界上每隻語言一定會有共同嘅生日。如果你肯定語言有多過一個源頭,先至可以話有啲後生啲,有啲老啲。引伸落去,你話自己隻語言老啲,即係話自己嘅祖先進化勁的,大腦早啲出現腦側化(lateralisation),所以早的發展到語言。如果呢個理論正確嘅話,人類發展出語言嘅先後次序不一,我哋應該喺荒山野嶺入面搵到啲唔識講嘢嘅民族--不過由於我哋未無發現過唔識講嘢嘅部落,所以好難想像語言係獨立發展出嚟。
簡單噉講,用呢個方法嘅話,一係每隻語言有同一個源頭,冇得比較,一係隻隻語言都好古老,古老到你搵唔到佢幾時出現。
(註:其實有好少語言的確有「生日」。其中一個係Nicaraguan Sign Language,係一班俾人遺棄嘅聾啞人士喺完全冇外界影響底下發展出嚟嘅手語。)

方法二:語言名嘅歲數
– 另一個方法係睇個語言個名有幾耐
例如當我地話英文後生過Latin 即係話係Anglo-Saxon佔領Britain之前”English”都未係個個體,講Anglo-saxon嘅人唔覺得自己講嘅話叫做”English”,所以用語言嘅叫法去判斷,英文係後生過拉丁文,尚算言之成理。喺度我用兩個假想例子去引伸兩個問題。
(1)假設一個語言由於覆員過廣,經過幾百年變化直至互相不能溝通,但係由於該民族保留大量宗教禮節,所以有極強嘅種族認同,大家認為大家講嘅係同一隻語言,大家都認定自己係正宗。呢個時候究竟用乜嘢方法去論資排輩?當大家都用同一個名去叫自己嘅語言,用「語言命名先後」就冇辦法決定邊隻語言係長子嫡孫。
(2)喺熱帶雨林入面有兩個好戰嘅民族,就叫佢哋做太陽族同月亮族啦,太陽族嘅族人喺一場戰役入面將月亮族打敗,月亮族嘅男人全部死晒,月亮族嘅女人就做晒俘虜。呢一班被俘虜嘅女人生出嚟嘅仔女自然係太陽族嘅人,但係佢哋對住自己嘅仔女都係講月亮話。過咗兩代之後,太陽族原本嘅語言已經冇人識講,所有太陽族嘅人都係月亮媽媽湊大,實質上係講月亮話。好有可能太陽族喺歷史上好早已經有記載,但係太陽族嘅語言已經俾月亮族借屍還魂。
(3)有一班人喺一萬年前跨過一個海峽,之後由於地理原因冇辦法返去原居地。佢哋從來都冇同其他種族接觸,而由於內部係一個單一嘅群體所以自己都冇幫自己嘅語言改名。喺幾百年有人發現咗佢哋,就用佢哋叫「男人」嘅單字做佢哋個名。
以上幾個問題都帶出一個重點,就算語言好難用名稱嘅新舊嚟判斷歷史長短。

方法三:語言特徵
正如人老咗會皺皮,語言老同後生,會唔會有乜嘢表徵呢?曾經有語言學家認為某的特點關年紀事,例如越老嘅語言就越不規則。有學過英文嘅人都知道英文有好多不
規則既動詞(例: 明明go加ed係goed,但係「去咗」唔知點解會係「went」)。其他「年老」嘅特徵包括
1. 名詞嘅分組 (class)
好似歐洲語言嘅「性」(gender)--即係狗係「陽」、貓係「陰」、細路仔係「中性」之類,冇實質意義嘅分組,
或者非洲班圖語(bantu)嘅名詞組,屬於唔同名詞組嘅字有唔同嘅文化特質
2. 構詞不規則
好似英文嘅複數有一組規則構詞 (名詞 + /s/,/z/,/Iz/) 同埋另外好多組不規則構詞 e.g. tooth -> teeth, mouse -> mice
3. 串法不規則
e.g. 英文 -ough 喺 though 係/ou/, 喺tough 係/^f/,喺through係/u:/, 串法同讀音唔係一對一嘅mapping
4. 音韻學
§ 聲既規則. E.g. 例如American English個/t/係unstressed既音節會變左做flap (or voiced t)

呢的複雜規則無咩用,就好似塊面的皺紋,越老越多,所以就有人認為喺一啲冇咁耐歷史嘅語言,會搵唔到呢啲要嚟都唔知做乜嘅元素。
咁我哋用搵皺紋嘅方法去判斷語言又點呢。上面講嘅皺紋,其實每個語言都有,不過會受到幾個因素影響。
(1)頻率效應
George Zipf(1965) 曾經提出過每個語言最常用嘅少數字頻度非常之高,而越後嘅字頻到會急速下降。
Zipf, George Kingsley (1932): Selected Studies of the Principle of Relative Frequency in Language. Cambridge (Mass.).
語言嘅變化同呢樣嘢好有關係。用得太多嘅字,會越嚟越短,所以會同一般頻度嘅字喺構詞,讀音,拼寫出現明顯差異。
同樣一啲少用嘅字,可能一般人成世人只會用幾次。呢啲字就會保留到好多舊有嘅特徵,唔會跟隨時代嘅洪流發生變化,所以又會同中檔頻度嘅字又唔同。
所以只要一隻語言不斷有人講,不規則化係在所難免。只要短短幾十年,隨住語言嘅使用頻率變化,就會有一啲新嘅不規則,新嘅皺紋。
用皺紋嘅數目去區分30同40歲嘅人,可能仲有可能。但係俾一班100歲同90歲嘅老人家你,我諗就冇乜可能喇。
(2)Creole化
另一個問題係「語言」嘅整容問題。當一個語言成為咗大城市嘅共通語,附近嘅人口為咗去大城市謀生,就會開始去學呢隻語言。學語言嘅天份人人高低不一,少不免呢班人會注入一啲自己嘅口音或者其他詞匯,啲文法或者構詞會有甩漏。久而久之呢啲大城市嘅語言都會漸趨簡化。
呢啲變化就好似幫一隻語言注入羊胎素噉,將一啲明明不規則嘅嘢逐一撫平。

就算真係有一個清單,可以教我哋點樣去推鑑定語言嘅年齡,基於諸多外在嘅因素,我哋都唔會有可能準確做到呢樣嘢

結論
如果你睇完咁多嘢之後都堅持有一部份語言「歷史悠久」,咁用最「傳統」嘅觀點,下面嘅語言歷史非常悠久,大家大可以放棄自己嘅母語去學:
– 如果要以人類歷史計算,我地應該去學南非嘅Xhosa語
– 如果要個語言佢早的當係獨立存在嘅個體, 就應該去學Latin, Greek 或者Amharic
– 如果要最不規則既語言 咁就去學Slovak

用上面嘅「條件」,粵語同埋任何形態嘅中文都「唔夠秤」,因為(1)人類歷史上,非洲嘅祖先用咗好多萬年先去到東亞,唔夠老(2)中文呢個名都係新嘅,粵語更加新,未到近幾百年都未有呢個概念,(3)任何粵語都冇乜不規則嘅形態化。

當一個語言學家話一個語言「年代久遠」,其實大多係一種修辭手法。正如我可以話我今日飲咗一杯年代好久遠嘅水一樣,並唔係真係認為兩杯水喺年代上有明顯差異。冇語言學家可以拎語言做carbon dating,所以大家根本唔應該太認真。

返去文章一開頭嘅問題
粵語係咪歷史悠久?係,因為粵語係人類語言嘅一部份,同所有其他人類語言一樣噉歷史悠久。
如果語言只係個工具,我鍾意用就得啦,使乜同其他人鬥? (我唔會因為iPhone新就唔用佢轉去用飛鴿傳書)

Read Full Post »